一切都将有结尾

IT WAS ME THAT MADE HER BAD

   他的温柔。他的温柔是一种自然。潮起—潮落,这是自然的。他低声说话—然后在笑意里沉默。于是有一个温柔的凝望,这也是自然的。


   自然得好像一个从前的夜晚,一个有风起的夜晚。我躺在潮湿的沙地上,海浪打湿鬓发,浪涛卷起了泡沫,我闭上了眼睛。


   他笑,眉眼都深邃,笼罩在暖光下的阴影里,遥远又明亮。

之前看过的幕后花絮,有几个镜头真的惊到我了。

不笑的章远给人一种什么感觉呢?是薄暮下的金属,暖色的锋芒,有冰霜暗藏。少年人的面庞拥有着无比的生命力。他皱起眉头,我便不敢看他了。 ​​​

穿在一起不离分……世上哪有这种事情?穿肉的针,刮骨的刀。不离分只是你眼角挂的一滴伤心泪。

   “回家啊?”




   “欸。”




   多让人心碎。


   她把心都掏出去了,空出来的洞大得吓人,但她已经不知道害怕了,只是迷茫。热的血都流干了,剩余的躯体渐渐也凉了,坏透了,唇上的口脂却还红得鲜艳欲滴。


   是黄昏的玫瑰,快要败掉的美丽。和那颗火油钻一起在别人的眼里仍旧体面的发光。


   从尘世的人气儿里骤然出现的车夫快活地唤她太太,是一个平凡得幸福的人该有的笑脸。深深的悲哀化作手中的一粒毒药,她软软地应道:“欸”。


   风车在夕阳里呼呼的转。

「Inside」真的很好玩。发挥你的想象力,拥抱你的阴暗面吧。我不过也只是一个在深夜里惊惶奔跑的小男孩儿罢了。